19
7月
2020

共享员工潮员工到手工资或翻倍流程、法务问题待解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中国这个庞大的经济体同时遭遇“复工难”和“用工荒”两大难题。在此背景下,一些暂时难以复工的中小企业将员工以共享模式进行短期人力输出,掀起一波“共享员工潮”,以期解决接收方的“用工荒”难题和缓解输出方“复工难”的经济压力。

但共享员工潮背后仍有诸多问题待解,比如接收方能支付多高的成本?共享员工审批流程快慢?如果共享的员工想转正,接收方怎么想,是否会对出借方造成新的员工流失?双方有着怎样的“君子协议”?

多地政府发起“抢人大战”

比如文和友,平时的现金流非常好,并不需要钱,经过两年多的反复交流,才愿意引入加华这样的战略投资机构。

在这种情况下,盒马鲜生、联想集团、苏宁等企业推出的“共享员工”尝试引起了市场的注意:通过为暂时不能复工的企业商户员工提供短期工作机会,既能在紧张的“用工荒”中迅速获得自身需要的劳动力,也为其他企业和员工提供了渡过难关的机会。不过,作为一种全新的尝试,它的落地或许也并没有那么容易。

此前,加华资本宣布独家投资“餐饮界迪士尼”湖南文和友近亿元人民币,持续押注中国餐饮业的创新先锋。

胡祺昊认为,疫情过后,餐饮行业将步入新的阶段,也就是升级版的“新餐饮”时代,资本将为餐饮企业的标准化、规模化带来新的机会。“这对于餐饮企业来说,就好比大海里冲浪,跑在浪前面是被浪推着走,是弄潮儿,速度风驰电掣;动作慢,拖在浪后面,就会被拍倒。”

以浙江义乌为例,据不完全统计,从2月16日至2月21日,已返程的“义乌号”就业大巴261辆,接回员工9184名;到达火车专列3列,分别是安徽阜阳、江西南昌、云南昆明,接回员工2541名。另外,义乌还开通贵阳北—义乌G4134、怀化南—义乌G4132专列,接送员工返回岗位。这些做法对于东部省份的经济强市、强县来说,已经成为“标准操作”。

一个尴尬的现实是,诺大的中国餐饮行业,真正登陆资本市场的企业却寥寥无几。在最近的十年间,只有海底捞、瑞幸咖啡、九毛九等几家。

来自《春风行动》的数据显示,意向债权投资的餐企为大多数。

当然,这其中也有餐饮人对此时资本急于下注的态度表达了迟疑。猛男的炒饭创始人刘飞认为,如果现金流还能支撑的话,当下融资应该不是品牌最好的时机,目前暂未考虑下一轮融资。“都说不要在最艰难的时候融资,要在自己发展好的时候去融资,主要还是考虑到这个时候的品牌溢价能力。”

居安思危,他报名参与到了《春风行动》,希冀能得到资金方的融贷帮助。吕轶坦言,由于整体规模还小,投资机构对精酿啤酒赛道还比较陌生,并不是很感兴趣。也因此他更倾向银行贷款,即使有抵押条约也可以接受,风险会是在可控范围之内。再者,贷款的资金成本最低。

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歌分析表示,对于现在的餐企来说, 需要的不光是股权投融资,而是各类资金需求,如果能实现供应链金融或是融资租赁的帮助,甚至是阶段性资金拆借的帮助,都是很应急的。这里面,最重要最直接的帮助就是一些政策性的费用抵扣包括费用减免和税收减免等。

“疫情再难,经济也要流动起来”

面对复杂多变的国内外形势,甘肃建投积极融入国家“一带一路”建设,在国外40余个国家和地区开展业务,并成立了近20个驻外机构,除巩固传统的西、南部非洲市场外,又开辟了东非、东欧、南亚、东南亚、南美等新兴市场。(完)

加华资本创始合伙人兼董事长宋向前在接受猎云网专访时曾表示,对于优质的餐饮企业,现在是一个很好的投资机会。“这个时候,其实是优质企业普遍的估值下调、估值回归的一次机会,特别是优质的餐饮企业,平时的现金流非常好,大多不需要投资。现在也许有机会。”

眉州东坡从大年初一开始全国上座率下降85%,刚刚上市的餐饮企业九毛九,市值更是蒸发约30亿港元。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如果以一个餐饮企业CEO的角度来看,现在很兴奋,恨不得想撸起袖子自己干。”启赋资本合伙人胡祺昊告诉猎云网,这种兴奋在于当下餐饮企业对资本股权投资认知的转变。

就上面提到的法务问题,浙江晓德律师事务所主任兼首席律师陈文明向新京报记者分析道,对于原企业来说,企业未复工期间如有员工个人应聘参加“共享员工”的,应当及时向员工和新企业了解情况。如存在员工违反竞业禁止、侵犯商业秘密、对完成本单位的工作任务造成严重影响的等违反企业规章制度行为的,应当及时沟通处理。鉴于员工在外与第三方建立用工关系,企业可与员工协商处理疫情防控期间的工资待遇问题,尽可能减少受疫情影响造成的损失。如企业与借入企业合作借调“共享员工”的,应当与员工就借调协商一致,并在与出入企业、员工签订的协议中明确约定各方的权利、义务与责任,特别是工伤赔偿费用承担等问题。

据悉,西贝餐饮获得了浦发银行4.3亿元的授信,其中1.2亿元已于2月7日到账,主要用于支付西贝将要发出的员工工资。贾国龙称,这笔贷款的利率在基准利率基础上下调了一些。在这期间主动找上门来为西贝提供帮助的不止浦发银行一家。另有多家银行也都表示要为西贝提供贷款,还有很多投资机构要注资入股。但在第一时间,西贝接受的只是来自银行的资金。

此前,也有联想内部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这种做法其实挺难操作的,理论上一个月成为熟练工,第二个月开始干活,后续疫情消退了,这些临时员工就会走了,这对工厂的产能影响很大,“我们采取这个措施,真的是为中小企业考虑。” 该人士表示。

餐饮企业虽然缺钱,但投资人并不是唯一的选择。

吕轶热爱精酿啤酒,并以此进行了精酿啤酒研发,创立了自己的啤酒品牌“赞啤精酿”,连同加盟商在全国开了300多家门店。考虑到3月后是啤酒销量的上升时期,疫情的发生,促使他放缓了之前拓店计划。

“中小企业不能垮,尤其一些不具备防疫抗毒能力的小工厂,强行开工风险太大,采取共享员工的办法,就是为了帮助他们撑过去。疫情再难,经济也要流动起来。”一位联想集团内部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中小企业主可以让员工先来联想干一段,保存实力和队伍,扛过这一段,再谋未来。”

谈到“共享员工”的问题时,杨华表示,公司发出倡议后,有不少企业来报名,也有很多人以个人的形式加入进来。惠州工厂方面,当地有一家酒店因为疫情无法开业,约百人规模的员工需要短期工作机会,目前正在走企业内部的流程。深圳工厂这边也有四五十人过来咨询。不过,杨华告诉新京报记者,作为一种新的尝试,用工方原来所在企业在走流程时可能会比较慢,“共享员工”这一形式在对方企业法务方面也可能存在问题,合作模式还需要一点点地探索。尽管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在深圳工厂已经有两名工人顺利入职了。

“为了资金,真正去调整财务结构和管理结构的企业,他们在想到方法并开始实施之后,也不一定会降低太多的估值。而真正在这个阶段拼命狂降估值的企业,可能它的可投价值也并不是很大。”杨歌如是说。

若共享员工想留得与原单位解除劳动合同

这次疫情中,餐饮企业遭受重创,现金流紧缺。一批投资机构,已经开始寻找优质的餐饮企业,谋求投资或合作,甚至有投资人认为,现在可能是抄底餐饮企业的最佳时机。

2019年,餐饮业全年总收入约4.67万亿元,其中,春节旺季在全年餐饮行业收入的贡献比例为15.5%。到了2020年春节,因为疫情,餐饮业成了“重灾区”,春节旺季基本没了。

杨涛是叁鲸日式料理的寿司师傅,今年元宵节后,他临时到京东7FRESH七鲜超市的通州北京ONE店,成为一名“共享员工”。

拥有1000多家门店的火锅品牌“虾吃虾涮”表达了对资本机构的观望。创始人牛艳告诉猎云网,一直以来,虾吃虾涮在投融资方面都保持比较冷静理智的态度,一方面源于自身现金流保持正向,另一方面还未碰到真正能够与品牌共创的投资机构,“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如果对方只是想站在主力的位置,那是没必要的”。

甘肃建投还大力打造建筑业全产业链,创新实践5G+等新基建,拓展装备制造业,培育现代服务业,服务乡村振兴战略,形成了产业新格局和市场竞争新集群,树立了一流建设投资运营商的鲜明形象,创造出了“量质同升”的发展新局面。

各地政府频频出手背后,是企业紧绷的用人需求。浙江金华的一家玩具企业总经理日前告诉新京报记者,公司七十多名员工中,仅有来自本地的五六人返岗。西部省份尚未通畅的交通,仍将大多数员工隔绝在本地。即便是联想集团这样的大企业,员工回岗率也仅有50%左右,无法实现满负荷生产。与此同时,也有餐饮、零售等行业的许多企业,因为人流聚集的属性而无法正常复工,员工即使回到工作地,也面临无事可做的窘境,甚至失业的风险。

也有投资人认为,现在可能是抄底餐饮企业的最佳时机。对此,青山资本一位投资人认为,现在餐饮业的困难显而易见,说“抄底”有点太幸灾乐祸了,只要疫情过去,企业都会缓过来,现在重要的是活下来。

“共享”双方需签“君子协议”

可以看到,一大部分的餐饮人对资本市场持有抗拒心理。在约聊餐企的过程中,王昊达对此深有体会,他认为这可能一方面源于餐饮企业原来大部分现金流比较充足,缺乏资本市场意识;另一方面,可能受到之前俏江南等投资案例的负面影响。

用道生投资副总裁洪学勤的话来说:股权投资看着好像是拿了一笔不需要成本的钱,但它其实是成本最高的选择。

近几日,一场命名为《春风行动》的融资公益活动,也奔走在各个餐饮企业主之间,想为4万亿餐饮市场打开急速融资和贷款通道,帮助餐饮品牌度过难关。

对赌协议要求,俏江南若不能在2012年实现上市,张兰则需要花高价从鼎晖投资手中回购股份。但事与愿违,餐饮市场风云变幻,张兰的上市梦终究落了空,一手打拼出来的俏江南也被拱手让人。

胡祺昊表示,好的餐饮企业,大多不愿意接受股权投资。这也是餐饮行业投资的一个死穴。

在过去的两周里,杨涛每天的工作从做寿司变成分拣工作,用他的话来形容,这算得上是一份机械、流水式的工作。“以前一天才走七八千步,现在每天至少得走四五万步,工作量比以前更大一些,但有一定的收入又能帮到京东,我觉得是一次很好的机会。”

甘肃建投党委书记、董事长苏跃华表示,此举将加快该公司国有资本投资改组步伐,走向全省国有资本和产业优化调整的最前列,不断提高核心竞争力和影响力,持续提升服务全省战略和经济社会发展的能力,打造更加强大的国有资本投资平台。

头部企业尝鲜“共享员工”

而作为员工的接收方,京东7FRESH的“人才共享”计划提供了收银、理货、拣货打包、骑手等岗位,以满足疫情期间线上订单暴增的需求。据记者了解,该“人才共享”计划除了提供有竞争力的薪资之外,还提供新冠肺炎保险,而合作的餐饮企业则正常承担员工的保险。

对于输出方可能存在法务问题

启承资本团队目前也在关注餐饮行业,正逐步约聊3-5家中大型连锁餐饮品牌。高级投资总监王昊达说,原来餐饮在投资圈受关注较少,这次是一个聚集视线的短期机会。

在巨大的硬性成本压力下,不少企业疾呼“快撑不住了”。最有代表性的就是西北贾国龙的言论,他说,如果疫情持续下去,即使贷款发工资,西贝账上的钱也支持不了三个月。

“我们从黄河岸边到长江、珠江之畔;从西北内陆到东南沿海;从国内到海外,从亚洲到非洲、到欧洲、到美洲……”苏跃华说,经过67年的实践锤炼、市场洗礼和拼搏奋斗,甘肃建投一路走来,积累了丰富的建设投资经验,连续八年荣膺中国企业500强。

杨华表示,为了保障员工的工作健康,联想的工厂都根据当地政府防疫组的要求准备了防疫措施,为工人提供口罩、测量体温,对厂区进行清洁等等。由于“共享员工”招聘的岗位基本上都是一些比较简单的工种,因此前期培训并不会花很长时间。“主要是一些入职培训、安全培训,这些我们都会做。”杨华介绍道,在目前的计划中,短期用工是要做到三月底。如果未来“共享员工”想留在联想工厂,杨华表示,则必须要与原来的公司解决劳动合同,联想才能接受,“我们目前还是按照劳务输入的方式来做。”

启承资本团队也在关注餐饮行业,正逐步约聊3-5家中大型连锁餐饮品牌。

近期,启赋资本负责投融资的员工都很忙碌,每天基本要看近300个餐饮领域的项目,正加快整体筛选项目和投资的节奏。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日趋稳定,“复工”正在成为中国这个庞大经济体的当务之急。在率先行动起来的长三角、珠三角等经济重镇,“用工荒”比往年来得更加剧烈。在多地封路的背景下,不少地方都派出了专车、专列甚至专机接回滞留在老家的企业员工。

王子迪向记者表示,由于日料讲究食物的口感和餐饮体验,两家位于北京亦庄和通州的门店平时几乎不做外卖,但疫情之下他们也不得不将向外卖拓展,最近外卖的比例已经提高到80%。

在薪资待遇上,杨华表示,这些“共享员工”的收入也是与本地工厂平均薪资相仿。惠州工厂的待遇大约在4000元-6000元之间,深圳工厂的月工资应该会在5000元-6000元左右,根据工时的不同、是否加班等情况会有所浮动。而据他了解,停工期间,惠州本地的一些企业只能给员工发一千多元的基本工资。即便这样,这也给企业带来了不小的成本压力。“我们联想的工厂是第一批复工的,通过(‘共享员工’)这种方式,我们也想能够对这些企业有一些帮助,对于这些员工个人也有所帮助。”杨华表示。

分析来看,因为餐饮行业门槛低,高度分散,高度竞争,也存在高风险——速生速灭,很难形成垄断。加之其财政不透明,管理不规范,常常被认为不够sexy,因而不受投资圈看好。

有餐厅20人中就有3人参与“人才共享”计划

新京报记者 许诺 陆一夫

促成此次员工共享的,是叁鲸日式料理的市场部负责人王子迪。曾经是京东一员的他,在听闻老东家推出“人才共享”计划后便与门店的员工商量,最后由杨涛带领一部分员工成立七鲜分队,减轻叁鲸日式料理店的压力。

苏跃华称,该公司注册资本由起初“20亿元”增加至“200亿元”,资产总额达到了891亿元,市场竞争力得到显著提升。以公司制改制为新起点,找准新坐标,实现从速度追赶向效益引领、从规模增长向结构升级、从要素驱动向创新驱动的转型。

而从投资机构的角度来看,杨歌认为:会者不难,难者不会。资金方应根据不同公司给予不同对待和帮助,如果在这个时候抱着捡漏的态度来看餐饮投资这件事,从根本上来说,可能并不足够理性。

王子迪说,他和公司不希望在这个时候放弃任何一个员工——尽管明知道几乎不会有客人到店就餐,但他和另外两位合伙人仍选择在2月10日复工开店,为的只是将公司和员工的损失减少至最低水平。“我们两家店一共20个员工左右,最终共享了3名员工。”

接下来,甘肃建投将以对战略性核心业务控股为主,通过开展投资融资、产业培育、资本运作等,发挥投资引导和结构调整作用,推动产业集聚、化解过剩产能和转型升级,培育核心竞争力和创新能力,着力提升国有资本控制力、影响力。

尽管在胡祺昊看来,眼下是满地的机会。但他同样认为,这门生意,并不是谁都能看得过来。“对餐饮有兴趣的投资人很多,但实际的投资成功率非常低,餐饮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行业,专治各种不服。”

基于此,相对于其他投资人热衷的餐企品牌,在持续关注餐饮行业的同时,星瀚资本更偏向行业的上游端,比如说食材、农畜牧业等供应链企业。

“共享员工”到手工资或翻倍

2008年,为了支持门店扩张计划,张兰引入国内知名投资方鼎晖投资,由于当时俏江南尚未上市,于是鼎晖投资给俏江南的估值约20亿元。鼎晖以2亿的价格换取了俏江南10%股权,并与张兰签署了对赌协议。

与此同时,国内紧盯京津冀、粤港澳、长三角、成渝、关中天水等城市圈建设以及黄河流域治理等国家战略,积极走出去,建安、地产业务已经拓展到了上海、深圳、天津、杭州、成都、重庆、西安、无锡等一二线城市。

对此,餐饮情报总裁张凯亮认为是正常现象,因为餐饮是个非常高现金流的企业,这些企业也是一直以来经营非常不错的,利润很有保证,所以传统的餐企会认为债权的资金成本会比股权融资的资金成本更低,毕竟这只是个短期的成本。

对于门店数量较少的餐饮品牌来说,有的则更倾向银行贷款,而有的则直接表示现阶段不是最佳的融资时机。

近年来,甘肃建投积极践行五大发展理念,服务全省发展战略,先后与全省各市州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在区域合作中创新机制,投资建设了一大批省市重点工程和社会标志性工程项目,牢固树立甘肃建投品牌形象,扩大影响力。

王子迪表示,公司与京东之间有“君子协议”,协议中规定“共享员工若想回店里,提前三天跟京东提出即可。”随着日料店逐步恢复正常经营,员工也将随之回到店里,预计恢复到正常水平可能要到三月中旬。

作为甘肃首批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单位之一,此次新公司的揭牌,意味着甘肃建投真正成为该省基础设施领域最大的投资商、建筑行业的引领者、海外业务的开拓者、新业态的探索者,服务甘肃发展战略、优化国有资本布局、提升产业竞争力。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