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7月
2020

方舱医院的夜班物资紧张有患者喊医护“英雄”

医疗物资紧张 有患者喊医护“英雄”

2月8日,农历正月十五元宵节,深夜1点,距离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约1公里的一家宾馆门口,贵州省黔西南州人民医院26岁的护士吴金融和其他15名贵州援助武汉的医护“战友”正在排队上车。他们早早穿好送行同事塞进箱子的成人纸尿裤,目的地是武汉市江汉区国际会展中心的方舱医院。

办公场所如有员工食堂,建议采用分餐进食,避免人员密集就餐。如无食堂,建议自备食物,避免外出就餐或外卖食物。

同一病区3位没发烧的病人也一起安慰小伙子,一个患者说,“他们从贵州那么远过来,帮我们挺过难关,你要好好吃饭才能抵抗病毒,要相信医生是来帮助我们的”。这句话让吴金融特别感动。小伙子情绪渐渐好转,几位病人当着吴金融的面,对医护人员轻声喊起了“英雄”。

达维埃表示,自己去做了新型冠状病毒的相关测试,结果证明已患新冠肺炎。他表示将同当地的确诊患者一道前往医院接受进一步的检查和治疗。

2月8日凌晨的夜班更有序了,102人的贵州援汉医护队伍,除了协调的领队、联络员外,剩余的96人分为6组,每组轮流值班休息,吴金融是第三小组的小组长。这一夜,他的主要任务是协调护理人员工作,检查病人吸氧状况,进行血氧饱和度检测,同时负责病人的床位分配,做好医用物资补给。

上下班建议步行、骑行或乘坐私家车,如必须乘坐公共交通工具,要做好个人防护。

大约15分钟车程,医疗队抵达方舱医院。要实现确诊患者、疑似患者、无法排除感染可能的发热患者、确诊患者的密切接触者等“四类人员”应收尽收、不漏一人,这里是重要一环。吴金融和战友要接替深夜两点下班的同事,一直工作到早上8点。

虽然条件依然比较有限,但吴金融认为,病人逐渐收治稳定了下来,有了信心,是当下最可贵的事。

一位60多岁的老伯,一直问吴金融为什么不给自己输液,吴金融每次测完体温都给老伯耐心解释,他的体温正常,身体没有明显异常反应,可以继续吃药观察。老伯担心自己的病情突然加重没法转院,吴金融每回都得多花点时间解释几遍。

工作前清洗双手,时间不少于20秒。

方舱医院门口有临时搭建的集装箱,一侧为入口,一侧为出口。入口用于穿戴防护装备,所有医护人员在这里测量体温,穿戴防护,全套防护装备穿下来需要10分钟左右。吴金融是小组长,他要盯着全部队员把口罩、帽子、防护服、护目镜、脚套穿戴完毕,逐一检查确认。

接待外来人员双方佩戴口罩。

目前还不清楚这两名市长是通过何种途径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随着法国疫情进一步紧张,法国总理菲利普与卫生部长维兰2日紧急前往外省视察医疗机构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准备情况。(完)

一位20多岁的小伙子“很黏人”,上半夜体温37.8℃,后半夜测量降到了正常温度,而且没有持续性咳嗽等症状。“我高烧,你们必须给我输液,要给我转院治疗。”小伙子对吴金融说。“体温是科学的测量,你要相信我们,你现在状态没有问题。”吴金融坐在小伙子旁边一直耐心地安慰。

戴口罩时保持手部干净,颜色深的一面朝外,拿好两侧系带,挎在耳朵上,挎好后把口罩撑开。双手按压口罩上边的钢丝,使其贴附于鼻梁,能够起到很好的密闭效果。

事实上,“大医院”人满为患,微博上求助收治住院的帖子超过1300条,许多双肺感染的患者没有得到收治。中国工程院副院长、呼吸与危重症医学专家王辰接受采访时说,方舱医院的意义在于使轻症患者既得到医疗照顾,又能与家庭、社会隔离,是解决现在大量患者在社会上造成传染的关键举措。

方舱医院门口,警灯闪烁,所有人员全副防护,包得严严实实,“大家严阵以待,让人有种要冲锋的感觉。”吴金融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说。

正确看待疫情:通过国家权威信息平台获取疫情信息,不信谣,不传谣,不恐慌。

吴金融感觉,病人正在逐渐适应这里的环境,情绪在渐渐好转,医院里紧张的气氛也在逐渐缓和。

弗尔蒂耶表示,自己目前并没有因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而住院治疗,主要因为他并没有感到明显的症状,也没有发烧。但他非常担心接下来的几天当地会出现更多的确诊病例。

自觉接受体温检测,体温正常可入楼工作,若体温超过37.3℃,请勿入楼工作,并回家观察休息,必要时到医院就诊。

被确诊的两名市长中,一位是来自瓦兹省瓦卢瓦地区克雷皮的市长弗尔蒂耶。弗尔蒂耶是当地时间1日晚通过社交媒体宣布自己确诊的。

疫情期间,做好正确的自我防护,

要及时用肥皂和流动水洗手,时长不少于20秒。

疫情流行期间尽量不开会、少开会、开短会,可采用视频会议等形式开会。如必须开会,应保持会议室通风,参会人员要佩戴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进入会议室前洗手,开会人员间隔至少1米以上。

将口罩摘下,并将口罩放在清洁、透气的袋子里,或悬挂在洁净、干燥通风处,对手机和钥匙等下班途中触摸的用品使用75%酒精擦拭消毒。

后半夜也有情况比较紧急的时刻。一名50多岁肾衰竭的肺炎感染者呼吸困难,吴金融发现后立即跟医生沟通,为病人办理转院。一位有糖尿病的肺炎感染者在床边撑着腰,发出细微的颤音,胸闷呼吸困难,吴金融测了血氧饱和度为88%,低于正常值,吴金融帮助病人调整为半坐卧位,进一步观察后血氧饱和度恢复到了91%。穿着防护服行动不便,吴金融一路小碎步向医生报告情况,医生建议这名病人吸氧,吴金融又扶着病人来到集中吸氧区。

这是吴金融和贵州援汉战友们抵达武汉后的第二个夜班,他们2月5日凌晨接到出征通知,当天抵达武汉,2月7日深夜两点上了第一个夜班。

床位几乎住满了,2位医生和15名护士负责这一区域的医疗。吴金融要从上一班那里了解整个病区最新人数、空余床位及有肾衰竭、糖尿病、高血压等基础病患者的情况,还要知道哪些病人体温较高,心率多少,整个交班过程大概20分钟。

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人与人之间尽量保持1米以上距离,多人办公时要佩戴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

将自己身上所穿着的衣物进行更换,且外套和家居服要分开放置。

有的患者裹着被子睡着了,有的患者表现出忐忑不安,一些患者虽然症状并不严重,但担心自己的高血压、糖尿病等基础病会让病情恶化,“他们的心态是确诊了,能往大医院走就往大医院走,可以理解。”

物资条件非常有限,没法输液,医生只能为病人开些降温、止咳的药物,一个病房只配了两个水银温度计,一个病区只有一个血压计,测量血氧饱和度的夹子只有五六个,大家轮流使用。吴金融说,自己除了经常去物资区看看有什么新的物资补给,更多的是安抚病人,给病人战胜病毒的信心。

2月7日凌晨的那个班,吴金融进入医院就听见一声喊,“这边需要15个护士,谁是组长,带队过来!”话音刚落,吴金融赶紧举手示意,之后便带着14名护士到方舱医院西区,负责这片区域的350个床位。

瓦兹省是法国疫情最为严重的地区,在目前法国的130例确诊病例中,有47例来自瓦兹省。目前瓦兹省内多个市镇已经采取管制措施,防止疫情进一步扩散。瓦卢瓦地区克雷皮也是被列入管制的市镇之一。

这两名市长都是自行宣布患有新冠肺炎的,他们的消息发布后受到外界广泛关注。大家非常关心法国疫情的进展情况,并关注为何官员会相继被感染。

工作期间可适当、适度做一些简便易行的运动。

另一位被确诊的市长是来自上萨瓦省拉巴勒姆德西兰吉市的市长达维埃。他稍早前自己录制了一段视频,宣布自己已成为新冠肺炎患者。他在上月底还接受媒体采访,宣布其所在的城镇出现多名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早睡早起:理性面对疫情信息,保持平和心态。

在人员密集场所从业的人员建议佩戴医用外科口罩,在室内办公的人员建议佩戴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

当时方舱医院西区只有一个可用的吸氧区、一套吸氧装备,吴金融尽力协调了时间,让病人吸上氧气,“第二天病人说状态好转,已经能入睡”。

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尽量避免用手触摸车上物品,与他人保持一定距离。

当乘坐网约车时,提前电话与司机沟通好上车地点。上车时选择在后排落坐,全程佩戴口罩,打开车窗,让空气流通,除必要的地点交流外,不要与司机攀谈。

疫情期间,楼层不高时尽量步行,如果确需乘坐电梯,尽量选择人少的时候乘坐,并与他人保持一定距离,手指直接接触电梯按钮后,不要直接触碰口、眼、鼻,并及时洗手。

就是在给我们的社会做贡献。

值得注意的是,达维埃上周还前往巴黎参加了2020年法国国际农业博览会。除参观博览会,他还在博览会上与当地官员和农业代表一起吃饭。2020年法国国际农业博览会已经提前结束。

在出口,下班的医护人员脱下防护装备,经历过前一个夜班,吴金融感觉脱比穿更麻烦,首先要用酒精从头喷到脚消毒,然后小心翼翼地向下脱,每向下脱一截,手就要消毒一次,脱掉一身防护服大约需要15分钟。

离开集装箱进入方舱医院大门,有近5年工作经验的吴金融说:“就像一场考试,要答题了。”

如需要公务外出,佩戴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避免在公共场所长时间停留。

后半夜6个小时的班上下来,吴金融感觉很累,去洗手间要排队,也害怕污染防护服,吴金融从来没去过方舱医院的洗手间。同时上班的战友里,有人被防护服闷得头晕乏力,有人被护目镜勒到恶心想吐,有的在生理期高强度工作身体虚弱,但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

建议每日通风3次,每次不低于15分钟,通风时注意保暖,在能够保证适宜室温的情况下,可持续通风换气。

You may also like...